人物专栏——申康老师

点击数:1804  更新时间:2017/6/27 10:22:50  作者:高一年级

 申老师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只是今日方才算是得见本尊吧。之前也与申老师有过几面之缘。有一次是在值周时,隔着一级部大半个廊道能听见申老师洪钟般的声音,走过课堂,正看到申老师伸着一根手指,连带着申式洪音,在黑板上敲着板书,对讲课投入着无与伦比的激情,甚至连偶尔被震落的几道粉笔灰飘到鞋子上也丝毫没有察觉。事后我们也对申式洪音得出了结论:声音不靠吼,全凭内力高(气息足)非专业人员,请勿模仿。  

    申老师的课堂,没有年轻老师的温声细语,没有年长教师的老成持重,更没有那些连答案都背过了的老师的炫技型讲解。申老师有自己独特的卓别林式讲风:从装扮上来说,申老师有自己标志性的、不知被汗液浸过多少次也不知被洗衣机转过多少次的李宁运动衫(现已由藏蓝色进化为泛着白的紫色),有鞋帮上呈现出无数压痕褶皱的骆驼牌凉鞋,还有不停地从系代扣中甩出来的旧皮带——这些装备想是陪伴了我们申老师许多酷夏吧。从动作上来说,申老师也很有特点:一有用半条手臂挠后背,二有讲课到一半抓住特困生的嗔目戟指,三有发现课堂聊天小分队时扔去的粉笔头——这就是不拘小节朴实无华的老黄牛申老师,他看不得一点课堂违法乱纪行为,同时又对自己眼前正在做的事情拥有无比的专注力  

    但最使我难忘的,还是那个午前。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距早餐已近六个小时了,在这种状态下做题,人即因一上午的学科轰炸而显得精神不足,又因距早餐太久而午餐马上将至显得愈发急躁,同学们不是哈欠连天、学意全无就是坐立不安。写不下去卷子的我只得去问物理错题,后来证明那只是一个因忽略了一个二分之一的错误。询问的时候,申老师并没有直接看我的错解,而是让我把这道题的解题步骤讲给他听。于是,我调出脑海中早已探索成熟并以使用过无数次的平抛实验解题系统,随着对这道题的次挖掘,我突然明白自己的症结所在,便想开溜。但申老师却偏偏在这即将吃午饭的关键时刻开始了讲解(难道胖胖的康康真的不饿吗?),本处于不耐烦状态的我开始渐渐对申老师产生了怨恨:上一次没写完作业一点也不给通融,直接让我去后边罚站;那天东张西望被发现后被申老师拧耳朵;上课说话时申老师投粉笔……马上下课了。你这个做题思路方法是有一定问题的:你在中间过程中直接把方程两边的二分之一约掉,虽然最后结果对了,但是我们用公式求出的其实是二分之一的V值,而这个V值是我们推算出来的,你这样结果虽然正确,但是算法不够严谨,还容易像你今天一样少约掉一个二分之一,导致算错。随着申老师对问题的剖析,我的怨恨化为了感激。  

     时起,我都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步子越迈越大,步伐越来越快,从宿舍到食堂,从食堂到教室,从教室到宿舍……每一件事都是那么的机械化、程序化,就连一向最为关心我们的父母也因步入中年的沉重担子而减少了用在我们身上的精力,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何忙碌,谁又在为我们忙碌?申老师,很长一段时间对我最耐心的人了,申老师今日一番讲解让我有了儿时母亲拿着我的手一笔一划教我写字感觉。   

    下课铃响起了,老黄牛申康却耐着性子又叮嘱了我几句解题技巧才准备离去。透过被泪水打湿的双眼,我模糊的看到几个人拿着卷子冲向了申老师,申老师随后便淹没在了抢午饭的忙碌大军中……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0070号